医院院长企图自杀 缘于浙江诸暨警方插手经济纠纷?

  • 时间:
  • 编辑:j5nTgs1F
  • 来源:鲁南在线

2019年12月7日上午10:30,黑龙江齐齐哈尔建华医院副院长刘岩在北京一家医院的病房内用一把水果刀刺穿了自己的腹部,所幸的是,刀口离腹动脉还差几厘米,在重症救护室抢救了两个小时后,保住了性命。这是她第二次进入了重症监护室。11月10日至11月26日,刘岩被浙江诸暨警方连续4次、最长一次历时23小时的传讯后,在审讯室陷入昏迷。随后送入当地ICU进行抢救,医院下达病危通知书。

刘岩脱离生命危险后,她的丈夫韩小明带着她转到北京看病,韩小明称,刘岩在 2018 年检查出患有脑垂体瘤,诸暨警方不顾刘岩身体虚弱,前后四次长时间审讯,并且在传讯期间没有保证她的饮食及休息时间;此外,刘岩昏迷长达 7 个小时,警方没有采取救治措施;在北京住院期间,创新医疗副总裁吴晓明两次前往病房与刘岩会面,诸暨警方在周围布控,使住院中的刘岩感到极大压力,于是就发生了自杀事件。韩晓明已委托律师带着他的控告信前往浙江绍兴控告诸暨警方。

八点健闻的报道,用一句话概括了事件的实质:资本联姻从对赌到对战。

故事,还得从2015年说起。

那一年,浙江诸暨一家名为“千足珍珠”的上市公司,业绩连年亏损,几乎站在了退市的边缘,2014年11月起开始停牌。

2015年6月,千足珍珠公司发布公告,准备收购建华医院、康华医院、福恬医院三家医院的100%股权。其中建华医院最大,收购价9.3亿元。建华医院地处黑龙江齐齐哈尔,前身是齐齐哈尔国营建华机械厂职工医院。2002年,毕业于齐齐哈尔医学院的骨科主任医师梁喜才通过民主选举,当选为院长,由此开始了十年改革,2007年,建华医院完成股份制改造,成为一家员工持股的民营三级乙等医院。

2015年7月,千足珍珠复牌,股价从13块飞涨到2015年底的31块。

2016年1月,建华医院完成股权过户和相关工商变更登记手续,正式成为上市公司千足珍珠的全资子公司。在其创新医疗官网,建华医院的这一段历史描述则称为“成功上市,融资额高达9.3亿元”。2016年6月,千足珍珠正式更名为“创新医疗”,主营版图从珍珠养殖加工业扩张到了医疗服务业,凭借这一操作,创新医疗在当年即实现扭亏为盈,净赚1.15亿元。

建华医院成了创新医疗的现金奶牛。2017年,建华医院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5.31亿元和1.24亿元,分别占到了整个上市公司当年收入和净利润的58.7%和87.94%。之所以净利润占比这么高,是因为原来的珍珠业务亏损近5000万,而另外一家康华医院也贡献了近6000万利润。

资方和院方的蜜月期并没有持续多久。从此前的报道中可以看到,一开始,资方抱怨院方重大事项不汇报,例如私自和后来暴雷的远程视界合作,而院方则抱怨资方干涉医院经营。但真正的决裂,体现在对赌之上。

收购时,双方签了对赌协议,建华医院管理层承诺2016年、2017年、2018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05亿元、1.23亿元、1.36亿元。若没能实现承诺业绩,则由康瀚投资向上市公司支付补偿,并且优先以上市公司股份补偿,不足再补现金。

而根据年报,2016年业绩达标;2017年完成净利润为1.18亿元,差500万元;2018年完成业绩1.15亿元,差2100万。然而,对于2018年的业绩认定,双方争议巨大。

梁喜才此前对媒体说:“建华医院自我审计中完成1.6亿余元业绩”。不过,创新医疗聘请的会计师事务所对建华医院的初审结果为完成净利润6700万元,而复审结果,就是年报中的1.15亿元。

从八点健闻报道中可以看出,2017年,建华医院营业净利润已经占到了整个上市公司当年净利润的87.94%,是创新医疗收购的三家医院中最优质的资产,但是从审计结果上看,建华医院仍然没有完成对赌协议约定的利润指标;2018年,医院晋升为三级甲等医院,而资方对建华医院2018年两次审计结果,差异巨大,建华医院并不认可,建华医院称自我审计完成1.6亿,超额完成。

矛盾由此产生并激化。

“乍一看起来,创新医疗一方很有理,他百分之百控股收购的医院,他应该有百分之百的控制权,比如任命管理团队和调配资金等等,但实际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

建华医院徐副院长说。

“首先,在创新医疗并购建华医院时,本应按合同把9.3亿募集资金投资到位,才完成100%收购,但是创新医疗仅投入了3.1亿,之后完成了变更手续,建华医院成了创新医疗的‘全资’子公司。但实际上到账的3.1亿,只使用了1.8亿,还有1.3亿趴在账上,也就是说我们只使用了创新医疗投入的1.8亿,就基本上完成了医院的升级改造,使医院达到了现在的规模和水平,在医院升级改造过程中由于创新医疗在我们资金使用的审批上极其严苛,所以我们只能使用1.8亿募集资金,不足部分,我们全体职工集资,有的甚至把房子抵押,集资搞扩建,在梁院长的带领下,全院职工上下同心,使医院跻身于三甲行列,是非常不容易的,大家都付出了非常大的代价。可以说我们现在每年所能获得的盈利多数还是靠我们医院本身的基础资源和努力。但因为创新医疗一直没有将剩余5.8亿投资到位,实际上收购并未完成。创新医疗没有做到100%投资,却要求我们承担100%的义务,显然是不合理的。这是其一。”建华医院副院长徐某某说,“第二,我们签订的对赌协议约定,要我们完成承诺的利润指标,是指9.3亿投资到位之后的经营规模条件下我们应该完成的利润指标,换句话说,我们在创新医疗只投资到位3.5亿的条件下,只应该承担相对应的任务指标,所以,即使完不成对赌协议约定的利润指标我们也不违约。即便如此,我们依旧连续三年完成了任务,而创新医疗2018年度审计的结果是1.15亿,就说我们没有完成当年的利润指标,对此,我们不认同,我们自己审计是1.6亿,超额完成。按理说,创新医疗只投入了3.5亿资金,却要求我们完成9.3亿投入规模所产生的利润指标,这公平吗?第三,合作协议上黑纸白字写明,建华医院经上市公司收购以后,医院的经营管理保持原来的管理团队不变,组织架构不变,这是对我们全体职工利益的根本保障。医院本来运营良好,创新医疗非要派个管理团队来接管医院,分明就是想用资本运作的手段掠夺优质资源,抢走我们辛苦打拼经营起来的这份医疗产业,如果我们让出了医院的经营管理权,我们就会完全丧失医院,全院职工也是坚决不会答应的。”

建华医院徐副院长说。

“我们希望双方共同委托一个权威机构来审计,这样我们也服气,创新医疗也不会有异议;我们也希望有个权威机构介入,能够让我们都坐下来商议解决纷争,问题也就解决了。”

但是,创新医疗似乎对建华医院的主控权有些迫不及待,在诸多问题没有明朗结论的时候就派出了一个管理团队到齐齐哈尔建华医院接管医院的经营管理工作,这让建华医院的职工们无法接受,于是就发生了蛋袭事件。

在创新医疗无法将建华医院的控制权拿到手的情况下,诸暨警方恰在此时出手,抓走建华医院院长,梁某某,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警方的立场是否公正。

“梁院长是我们医院的核心和灵魂,在我们所有职工的心中,神一般的存在。他不辞劳苦,兢兢业业领导我们搞科研,搞建设,提高医疗服务水平,他没有私心,为了研制新药用自己的身体做实验,注射细菌后将细菌生长群落的块状包体切除用来研究,这样一个勇于为科研献身的人,说他职务侵占我们医院所有的职工没有一个相信,所有认识梁院长的人也不会相信。”徐副院长说,“谁都明白,如果梁院长倒了,那整个建华医院就等于没有了核心和灵魂,医院也就彻底完了。正因为知道这一点,创新医疗才动用警方介入,抓走了梁院长!”

2019年6月23日,创新医疗发布公告,梁喜才因涉嫌职务侵占罪等被相关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公司已免去梁喜才建华医院总经理、执行院长职务,并成立应急领导小组,全面主持协调建华医院日常经营管理工作。

6月28日,创新医疗总裁马建建受命来到建华医院商谈接管事宜。迎接他的不是掌声,不是鲜花,而是医院大厅二楼栏杆上挂出的“赶走野蛮资本人”的红色横幅。更让马建建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开时,几个医护人员突然冲上来,向他们投掷生鸡蛋和白菜叶子,现场一度失控。

7月21日,诸暨警方将梁喜才从齐齐哈尔带走并关押在诸暨看守所,38天后,8月27日,诸暨市检察院做出不予批捕的决定,梁喜才取保候审。

刘岩的几次传唤审讯也发生在11月,此时诸暨警方仍在继续调查梁喜才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

建华医院的职工都认为:诸暨警方对梁院长采取强制措施,是为了创新医疗的利益,插手经济纠纷。

“这就是一个资本掠夺资源和社会财富的典型案例,警方插手经济纠纷是他们的惯用手段”,建华医院徐副院长详细说明了以下几点:

1、诸暨市警方没有管辖权,属于违法办案。

梁院长有两个职务,一是建华医院院长、董事长;二是创新医疗副总裁。但是,梁院长在创新医疗为虚职,即不参与公司管理,也不掌握公司章、证、照,不接触公司财务,因此他不具备侵占创新医疗财务的可能性。如果认为梁喜才侵占了建华医院的财产,无论是由公司注册地管辖,还是由犯罪行为发生地管辖,都应当是由齐齐哈尔警方立案侦查。虽然创新医疗全资控股建华医院,但两者都是独立法人,建华医院依法独立对外承担责任义务。

因此,不能仅仅因为创新医疗注册地为浙江省诸暨市,梁院长虚任该公司副总裁,就简单认为诸暨市警方对该案有管辖权。

2、明知没有犯罪事实强行立案,构成违法。

据梁院长对涉案犯罪事实的陈述和抗辩,诸暨市警方认定其涉嫌职务侵占罪的犯罪证据,是调取了其个人在开户银行账户的资金往来流水,其中涉及的200万元资金流转便被认定为建华医院的资金。在梁院长被诸暨市警方带走刑事拘留期间,梁院长已经就该笔资金的性质和流转过程向办案人员如实说明。在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该笔资金属于建华医院所有的情况下,诸暨市警方依法应当撤销此案,还梁喜才院长的人身自由,遗憾的是,诸暨市警方至今仍以职务侵占罪对梁喜才院长立案侦查。

3、梁喜才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应予撤销案件。

诸暨警方在羁押期间对梁院长进行讯问,主要围绕的涉案事实是:2016年,案涉有人员朱兹镐向梁喜才借款,梁喜才因自有钱款不足,故向建华医院供应商许仁省以个人名义借款200万,连同自有钱款一同借给朱兹镐,三、四个月后,朱兹镐将全部钱款还给梁喜才,后梁喜才又将其中的200万元还给许仁省等相关事实。明明是普通的民间借贷关系,诸暨警方却称这200万元是梁喜才侵占了建华医院的财产。

由此可见,梁喜才的行为并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要件:

另外,涉案财产并非属建华医院所有,没有利用任何职务便利,对涉案财产没有非法占有的意图。既然涉案200万元不属于建华医院财产,梁喜才无论以何种方式拥有该200万元,均不构成非法占有的目的。梁喜才向建华医院供应商许仁省借款的行为,丝毫没有利用自己职务上的便利,已经按照约定归还了借款,且现有证据已经能够清晰完整的证实200万元的资金走向,即许仁省→梁喜才→朱兹镐→梁喜才→许仁省,梁喜才将钱款还给许仁省时,无论是诸暨警方、建华医院、创新医疗等相关单位均不掌握上述情况,梁喜才完全出于自愿的意思表示将钱款还给了许仁省,这足以证明梁喜才没有侵占200万元的主观故意。

4、超期羁押建华医院院长梁喜才,构成违法。

将梁院长与供应商个人之间的所谓200万元借款认定为职务侵占,被诸暨市警方刑事拘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对被拘留的人,认为需要逮捕的,应当在拘留后的三日以内,提请人民检察院审查批准。在特殊情况下,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一日至四日。对于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重大嫌疑分子,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可以延长至三十日。”梁喜才不具备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的法定条件。因此,梁喜才至多只能被刑事拘留7天,而诸暨市警方刑事拘留梁喜才37天,构成超期羁押。

“建华医院与创新医疗之间因合同履行问题产生的纠纷属于经济纠纷,我们双方之间的问题应该用民事诉讼、仲裁或者调解的手段而不是刑事手段干预来解决的。自从2019年6月诸暨市警方派驻警力强行介入,给建华医院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据不完全统计,因诸暨警方进驻建华医院,强行带走院长梁喜才、许仁省、韩雪梅及李冬雪,严重干扰了建华医院的正常经营,导致建华医院专家及工作人员大量流失,患者日渐减少,给建华医院及院长梁喜才及其他人员造成无法挽回的经济损失和名誉影响,刘岩副院长的情况就是证明。”建华医院徐副院长说,我认为,诸暨市警方涉案办案警察已涉嫌构成滥用职权罪,其直接负责批准立案人员及直接办案人员均应予以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我们要申诉和控告,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和公平正义。

后记

其实,解决创投医疗和建华医院之间的问题,并不是没有双赢的渠道,换一个角度考虑,各方都能致力于寻求一个合适的机构居间调解,问题更易于解决,各退一步,海阔天空!试问,参与这事件的各方,有谁是站在保护优质医疗产业的角度看问题的呢?建立起一个优质医疗体系不容易,能够赢得一方百姓的信任,造福于一方百姓,说明医院办的好,办的成功,全院医护人员和管理团队要付出多少辛勤和汗水!建起来虽难,毁掉却很容易,当它千疮百孔之后,最终谁又能真正从中获益、谁得到它又有什么意义呢?

有关此事件的进展情况,我们会持续关注并及时作出报道。(深度报道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