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北横歧村村霸谁来管?

  • 时间:
  • 编辑:9s8Kxx2
  • 来源:开心购物网

       在河北省涿州市孙庄乡北横歧村,提到村支书赵俊平,可谓是个呼风唤雨的人物。 他做村主任、支书数年间,北横歧村就是他飞扬跋扈的数年。他把北横歧村打造成为自己随心所欲的家天下,从破坏耕地,到侵占集体财产,从勾结黑恶势力,到殴打村民,从打砸村民轿车,再到利用亲属贪污集体资源.......党纪国法、政策法规统统不在他的眼中。在他盘踞的北横歧村,换届选举弄虚作假,村务财务没有公开,鱼肉百姓坑蒙拐骗, 低保扶贫指鹿为马,群众投诉打击报复。 有鉴于此斑斑劣迹,我们村民若在忍气吞声下去,那只会助纣为虐,永无出头之日。 我们村民相信邪不压正、乌云不遮太阳光辉,我们更相信在目前依法治国、反腐倡廉的大环境下,“苍蝇”、“老虎”的猖狂不会久远,黑恶势カー定会得到严惩!还是让我们来晒晒北横歧村支书赵俊平的“政绩”,看看这位村官大人“超凡"的“致富"能耐吧!

       被举报人:张海跃,2009年至2014年11月任北横歧村代理支部书记。

       被举报人:赵俊平,2006年至2014年任北横歧村主任,2014年至2018年任北横歧村代理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并且在乡司法所土地所兼多项职务被举报人作为党员干部,公然违法乱纪、 勾结黑恶势力,涉黑涉恶,对抗四议两公开,破坏耕地,侵占集体财产,现在逍遥法纪之外,自2006年至2018年长达十三年的时间,两被举报人相互勾结,做出了太多让村民怨声载道的事情,为还村民一个公道,特举报如下内容:

  1. 赵俊平和张海跃相互勾结,独断霸权,公然违反村委会选举办法等法律法规以及党章的规定,导致北横歧村十三年没有进行过换届选举。赵俊平2006年至2014年任北横歧村主任,2014年至2018年任北横歧村代理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张海跃在2009年至2014年11月任北横歧村代理支部书记。 在上述2006年至2018年长达13年的时间,北横歧村从未进行过换届选举, 赵俊平和张海跃以各种理由阻止党支部换届。在北横歧村支委、村委、村民代表、全体党员不知情的情况下赵俊平与张海跃暗箱操作、欺上瞒下、在乡政府给赵俊平入了党,然后到北横歧村委会以广播的形式突然宣布赵俊平任北横歧村代理支部书记,并没有经过合法的选举程序。

       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第三十一条党的基层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每届任期三年至五年。基层委员会、总支部委员会、支部委员会的书记、副书记选举产生后,应报上级党组织批准。”党支部书记应经选举产生并报上级党组织批准。 而赵俊平担任党支部书记并没有经过任何选举程序。

       根据《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第三条规定“村民委员会每届任期三年,其成员可连选连任。”北横歧村自2006年至2018年长达13年的时间从未进行过选举,今年迫于政治形势的压力,北横歧村才终于在2018年8月30日开展了换届选举工作。赵俊平把10名在外地工作的年轻党员接回来参加支部换届选举,为他投票。在乡政府用两推一举的方式进行选举,选举结果是: 方国华27票,张凤纪24票,祖永利23票,赵英21票,赵俊平21票。最终乡政府指定赵俊平为北横歧村党支部书记, 其他四名支委·(方国华,张凤纪,祖永利,赵英)向乡政府建议投票选举产生党支部书记。后四名支委到涿州市组织部、保定市组织部、河北省组织部均反映问题未给予答复,造成村内工作无法正常开展。 2006年至2018年长达十三年的时间,北横歧村只有赵俊平一人入党,其他七名积极分子无任何正当理由就被拒绝入党了。赵俊平和张海跃并没有按照《村民委员会选举办法》等相关法律规定开展正常的换届选举工作,严重侵犯了本村村民的合法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赵俊平倒卖假人民币有案底的问题怎么还能在·乡政府入党,当支部书记)

  1. 赵俊平和张海跃勾结黑恶势力,涉黑涉恶,打击村内要求换届的人员,村民敢怒不敢言。2013年3月,北横歧村村民林香多次到乡政府,涿州市反映换届问题,但是毫无结果。2013年4月10号12点左右,林香家中来了两个蒙面人,拿铁棒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其进行暴打,导致头部受伤、脚部骨折、牙齿脱落四颗及身体多处受伤。 当时本村村委赵玉林得知情况后,及时赶到现场并拍摄照片留存证据。后来赵俊平,张海跃、刘金彪,、赵东海用2000元现金并要求林香立下字据,从此不再上告,不再要求换届。村委赵玉林因给林香拍照伸张正义,被赵俊平怀恨在心,赵俊平雇人把赵玉林放在家门口的轿车砸了。现任支部委员祖永立因多次到乡政府等部门反映赵俊平反映换届问题而遭到赵俊平恐吓威胁。(有录音为证)上述几个事件发生之后,北横歧村的村民都敢怒不敢言,害怕遭到报复和迫害。

  1. 赵俊平和张海跃利用职权破坏耕地挖掘砂石料,侵吞集体财产、破坏大量耕地开公司建厂,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友谋取利益,造成大量集体财产流失。赵俊平、张海跃在2006年至2018年期间违反了四议两公开原则,赵俊平和张海跃在长达13年的任职期间,独揽村务村财大权。从没有召开过支委,村委、村民代表、党员大会,从没有进行过换届选举,村内的收支情况、债权债务情况没有公开过,与四议两公开对抗。

1,南水北调工程占地补偿款剩余70万元,此款不知去向,南水北调第二次占地补偿款300万也不知去向。 侵占集体财产。

2,赵俊平在没有召开支部会议、村委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情况下擅自将村内耕地(原村集体郝家庄)卖给南横歧村民胡守华30亩建砂石场,租给南横歧村熊长海60亩耕地,开办楼板场,胡守华共出资110万元,熊长海出资21万元,这两笔款项均不知去向。我村东拒马河道被熊长海承包挖掘砂石料,河床被挖掘,两侧耕地被侵占挖掘,直到地下水露出,严重破坏当地生态环境造成本村2800亩耕地无法春耕灌溉,13年来无法种小麦,百姓只能外购米面。

  1. 本村原大棚蔬菜基地60亩属于村集体用地,在没有召开支部会议、村委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情况下以赵俊平女儿的名义改变土地性质,以此地块作为住所地注册公司。现在用于生产铁艺彩钢房。
  2. 赵俊平的哥哥赵遵安占用村内集体土地,在没有召开支部会议、村委会议、村民代表会议的情况下用于建设寺庙非法经营搞封建迷信活动。占用村内耕地建设戏楼,原本北横歧村有戏楼其完全是为了谋取个人私利.

  1. 赵俊平的侄子赵国兴霸占村内集体土地(北横歧村委会旧址)用于建设房屋,并通过赵俊平运作关系进行土地确权。

6,村内存放大量基配石,由张海跃、赵俊平倒卖,出卖所得款项不知去向。

7、涿州市治沙办在南水北调桥北建了一个砂石治理检查站,每年都向北横歧村支付租金,但租金不知去向

8,涞水县下庄村至上庄村修乡建水泥公路,经北横歧村通过下庄村支部书记蔡增已向北横歧村支付了占地补偿款,但此款也不知去向。同一段路赵梭平又以村内修路的名义骗取国家补贴。

  1. 赵俊平侵占集体财产,村内饮料厂设备,电料库房(包括机井配套设备)文化遗产戏装均不知去向.
  2. 赵俊平指使其姑爷倒卖砂石料、租用耕地存放、破坏耕地、偷运基配石、破坏河道环境,在偷运石料过程中,打砸公共设施,围攻村干部扬言谁阻止就报复谁,百姓敢怒不敢言,原因蹴是其岳父赵俊平是村支部书记,并在乡政府综治办任职,拿着国家的工资做自己的买卖.经市纪委部分问题已査清,其中包括以下:
  3. 、2016年申请的安保维稳费用,垃圾清运费用、农田水利设施维护保养费用、南孙路补偿款。
  4. 、2017年申请的三北防护林资金及安保经费,禽流感路口看护费用等。以上相关材料全由赵俊平指使,王艳梅亲自书写、编造(所有会议记录经手人签字均为假冒)。2018年市纪委组织财务审査认定北横岐村财务存在现金坐支,期末现金余额较大等问题。
  5. ,2019年3月7日涿州自然资源和规划局面对4起非法占地已经下达处罚决定书,但至今无执行。张海跃、赵俊平任职13年期间,“一事一议”关于风灾款、大病救助、危房改造、养殖补贴、文艺补助、贫困补贴等国家各项惠民政策,从未公开过,款项至今不知去向,支委和村委代表均不知情。赵俊平与张海跃二人利用各种手段扩大开支、公饱私囊、弄虚作假、欺上瞒下,、优亲厚友。
  6. 赵俊平于2019年8月15日以被免除支部书记和支部委员职务,还有一个说法就是他辞职了!为非作歹,祸害一方,如今去北京中纪委信访劫访!难道就是辞职不干然后给个警告处分就能搪塞过去的吗?至于经济问题既然是伪造坐收坐支,那真正的去向又去哪了呢?土地非法流失能不能回到村集体?什么时候回来?

     本网提出质疑:作为一个名党员,其行为与党风党纪严重违背,与人民群众的利益背道而驰,是谁在背后撑腰?本网会持续关注此事件希望上级纪委能够从了解到调查再到解决,铲除歪风邪气,黑恶势力,还老百姓一方安宁,后续将追踪报道....

 

举报人:北横歧村党支部成员、村民代表及全体村民签名